您的位置 : 润看坊 >小说库 >悬疑 >

绣魂师

更新时间:2019-06-16 16:35:40

完结

绣魂师

来源:润看坊 作者:我本无神论者 分类:悬疑 主角:

在很多人的眼里,我不学无术,游手好闲,拥有一个店,却天天关门睡大觉;有一只狗,却经常连狗粮都买不起。 而实际上,我是一名刺魂师,只要有钱,我就能把亡者纹在人的身上,管他是怨灵报怨还是善灵报恩。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叫吴深,是一名不起眼的纹身师,唯一特殊的地方是拥有一门能将亡魂纹在他人身上的技艺;

同时我是个好人,嗯……反正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良心从来不会痛。

--

今天,来找我的,是一个女人。

她叫范月兰,年二十一,刚死了丈夫,手里捧着的就是她丈夫的骨灰盒,骨灰盒上贴着她丈夫的黑白遗照,我看过去的时候,照片上的人嘴角微微勾起,似笑非笑,眼神阴毒,不怀好意地盯着我,似乎是把我当做了他的情敌。

但我发誓,我对面前这面容憔悴的女子提不起半分性趣。

我把眼神挪开,泡好能缓解紧张抑郁的茉莉花茶,给到来的客人倒了一杯。

她就像是只受惊的小兔子,在我把茶杯移到她面前的时候,她身体一抖,抬起眼来看着我,眼神里充满了恐惧。

我有这么可怕吗?我觉得我长得还可以,大部分女人都喜欢我这面相。

我对她微微一笑,伸手做了个"请",她这才放松下来,又低下头去,避开了和我对视。也许她还没想好是否要执行自己的来意,毕竟,那件事是要承担很高风险的,良家妇女未必hold得住后果。

等她自己想好了,自然会和我说的。

在我喝完一杯茶,终于,范月兰按耐不住,迫不及待地和我开了口:"听说--只要有钱,你就能帮人做任何事?"

"当然。"

"帮我!"范月兰把丈夫的骨灰盒往我面前一递,郑重地说:"把我丈夫的灵魂纹在我的身上,我要和他永生永世骨肉不分离!"

我笑了一下,轻声说道:"小姐,你可想好了?你才21岁,未来的人生路还很漫长,今年死了一个丈夫,说不定明年就找到新的丈夫了呢?年纪轻轻就只许一人心,是不是太轻率了?"

范月兰摇头,流着泪诚恳地说道:"不!在这个世界上我不会再找到一个比阿仁对我更好的男人了!我也不会再爱上其他的男人!一个月前,阿仁出车祸死了,我差点就跟他去了,但是我的父母还有他的父母都还健在,我要是走了,就没有人照顾四个老人了!所以我要活着,可是我活着,就只能和阿仁阴阳相隔!我听说,你可以让我和阿仁永远在一起,所以我来找你,钱都给你!"

说完,她把带来的钱都推到我的面前,哀求地看着我:"这里有十万,是我所有的积蓄了!够不够?"

我说:"我从不开价,你们给我多少就是多少。"

"?"

看她疑惑,我解释说:"你们开的价是你们的心里价,你们觉得那个人值多少,就是多少。"

说完,我把钱一张一张地整理好,并一边说:"我可以帮你做你希望我做的事,不过,我这里有我自己的规矩。"

"什么规矩?"

"我会把你丈夫的灵魂纹在你的身上,但是图案由我挑。"

范月兰惊愕:"就这个?"

"嗯。"我点头。

她松了一口气,全身都放松下来了:"我、我还以为会是多可怕的要求呢!原来是这个!只要你能让我和我丈夫在一起,别说是一个要求,就算是一百个要求,我都答应你!"

我笑笑,避开范月兰炽热的恳请,公事公办地问:"你想纹在什么地方?"

"随便!"

我把骨灰盒和我的钱匣叠在一起,整理好后,站起来,对她微微一笑:"请稍等片刻,我这就去为你调制专门的颜料。"

"嗯!"她欣喜地看着我,眼里燃烧着希望。

但那不久将会变成绝望。

不过与我无关,我只要钱。

我捧着骨灰盒和钱匣转身走进我的工作间,把药水和工具都准备好,这才打开骨灰盒,将所有的骨灰都倒入药水中,当骨灰和药水调整得均匀,我才把骨灰盒上的照片撕下来,放在蜡烛上点燃,扔进药水里。

药水非但没有把火淹灭,反而助燃了火焰。

那火,是幽绿色的,阴火。

我把药水调制好后,和工具一起端了出去,前厅里,范月兰已经在躺椅上安稳地睡着了--茉莉花茶里有安眠药。

我脱下范月兰的衣服,那雪白的颜色在我眼前晃了一下,我有点闪了神,但是我很快就冷静下来,秉承我的职业道德,将范月兰翻了个身,把她的扣子解了开。

她的后背很美很诱人,洁白得就像月光一样,没有任何瑕疵。我一边用清水为她清洗,就一边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生理反应--唉!都别说了,人家老公就在旁边"盯"着呢!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

一个小时后,范月兰醒来了,像个没事人一样。

我坐在她面前,喝着已经凉透了的花茶,疲惫不堪。

她问我:"开始纹了吗?"

我说:"已经纹好了。"

她吃惊地问:"什么时候纹的?"

我说:"在你睡着的时候--你已经睡了一个小时多了。"

她抬起头,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,她这才相信了我的话。

她问:"你纹了什么?"

我说:"回家你自己看。"

"你纹在什么地方?"

"回去自己看。"

"……"

她被我的冷漠弄得很尴尬,但我人就是这样,给钱前你是大爷,交易完后你是路人。

我坐起来,秉承着职业道德,还是要把一些话说清楚的:"只有一件事你必须要注意--以后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看见你身上的纹身。"

"为什么?"

"长期居住在人间的阴灵魂体会变得不稳定,若是让他人看见了,说不定会被他人的阳气引走。"

"哦。"

"还有,现在我只是把你丈夫的骨灰融入你的身体里,但是并未将他的魂请到你的身上。要请魂,你得自己做。"

范月兰吃了一惊:"什么?我给你那么多钱,你不帮我请魂?"

我说:"我只是一个纹身师,只纹身,不请魂。"

"……"她有点生气了。

我继续说道:"要请魂也简单,因为请魂的'引'已经种在你身上了,就是你丈夫的骨灰。你什么都不用做,你丈夫的鬼魂也会自己找来的。"

她问:"那我到底要做什么?"

"晚上睡觉的时候,把上衣脱掉,趴着睡。门窗记得都打开,尤其是主门和卧室的门一定要打开。取八两陈年老米,从主门处撒到你的床边,是为引魂路。床边的鞋子要摆好,一只鞋头朝外一只朝内,有进有出,日后送魂才方便。人死后有三七,我这纹身也有七日之限,请魂之事务必在七日之内做成,否则纹身作废--都记清楚了吗?"

"嗯。"她用力地点点头。

"还需要重复一遍吗?"

"不用了。"

"好。"我继续说道,"接下来我说的是'送魂'的事。感情久了会散,如果有一天你不想要你丈夫了,欢迎回到这里来,我替你送魂。"

她立即斩钉截铁地说:"不会有这么一天的!"

我并不理会她,开店这么多年,见到这样的客人不胜枚举,每一个人来请我纹身时都会说不会有送魂的那一天,但后来都会哭着回来找我送魂。

"请神容易送神难,所以当你回来让我送魂时,我希望你能付出今日你双倍的价钱。"说到这里,我终于笑了,只有在谈到钱的时候,我才开心。

这也就是我前面不开价的原因,因为更赚钱的在后头。

"双倍?"范月兰的脸色变得难看,但是她很快就不以为然了,她抓起包站起来,咬着牙对我说:"绝不会有那么一天的!"

说完,她就推开门离开了。

在她走后,我打了一个呵欠,开始犯困了。

做这种事,终究是有损阴德,每次帮人做一次这种事,我都会损失大量的精气,需要睡好长一段时间……

那女人,很快就会知道我在她背后纹了什么东西了,呵呵……

关注微信:“润看团”runkanfang

更多激情小说等你来读

读友们正在关注: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验证码 换一张
取 消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