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润看坊 >小说库 >悬疑 >

傲娇冥妻

更新时间:2019-06-16 17:55:18

完结

傲娇冥妻

来源:润看坊 作者:刀舞 分类:悬疑 主角:刀舞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无意间冒犯阴人,为求保命,爷爷逼我娶了一个鬼新娘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从小我就害怕去爷爷家,爷爷家坐落在群山之中,放眼望去,漫山遍野全是大大小小的坟包。

没人知道这些墓葬里埋葬的是什么年代的人,更没人知道这些墓葬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,听爷爷说,村落形成之前,这些墓葬便已经在这里了。

不过,话说回来,这种极阴之地也并非全无好处,曾祖爷爷是个风水大师,一百多年前逃荒到这里,一眼便看出了这地方的福缘,跟族人们说,只要不冒犯那些"原住民",非但不会有麻烦,还会沾些阴福。

我八字比较弱,从小就体弱多病的,很多时候走在路上就能感觉到脊梁骨一阵阵的发凉。

爸妈不放心,只好将我送到了爷爷家,说来也怪,自打到了这里,非但那种感觉消失了,就连身体也越发强壮起来。

至此,我就在爷爷家常住下来,当然,因为我的八字弱,爷爷始终不忘叮嘱我,不许我独自上山。

我没有违背爷爷的意思,这些年下来,除了跟着大人们外,自己的时候从未上过山。

后来,因为上学的缘故,我需要翻过一座大山去20里外的葛家庄读高中,凑巧的是,去学校的路上必须经过那个满是坟包的山坳。

爷爷琢磨了好几天,后来拎着一只鸡和两瓶酒去了趟村头的李二壮家,回来的时候跟我说,以后上学让我跟李二壮他儿李全胜一起走。

从小长在大墓村,对于李全胜我熟悉的很,但我却不怎么喜欢他,这人从小就调皮捣蛋,啥坏事都干,村里的小伙伴都害怕他,可是没办法啊,跟我同龄的人,全村只有他一个。

可能是爷爷叮嘱过李全胜了,每次经过那个山坳的时候,李全胜都是走在最前边的,还拍着胸脯跟我说,让我放心,如果真有鬼出来,他一只手就能捏死那东西。

对此,我除了苦笑之外只能顺着他说,否则,一旦违背了他的意思,挨顿揍都是轻的。

相安无事的熬过两年,直到临近高考的时候,有次放学回来路过山坳,隔着老远,我俩就看到其中的一个坟包好像被人刨了,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大坑。

那天的天色格外阴沉,天空上的云层很厚很浓,似乎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到来。

寒风袭来,加上耳边时不时地传来三两声乌鸦的叫声,整个场面诡异的很。

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跟李全胜说,别看了,多半是盗墓的干的,咱们赶紧走吧。

李全胜根本不听我的,嫌弃的白了我一眼,一溜烟的跑了过去,只留下我孤零零一人站在那些坟包中间,说真的,那一刻,我只觉得丝丝凉气不停地往后勃颈里灌。

我不敢自己呆在这,只能咬牙跟了过去,等我跑过去的时候,就看到李全胜跪在地上,屁股撅的老高,双手在洞里不停地摸索着,似乎在研究什么东西。

我一心想离开这里,见到李全胜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,只能出声催促他,让他赶紧走。

"小龙,你看这是啥?"李全胜没接我的话茬,而是将手递到我的面前,让我看了看。

那是一枚戒指,看样子像是黄金的,样式古朴的很,没有花纹没有纹理,完全就是个黄金治成的圆圈。

"你这是干什么?赶紧把这东西放下,没准这是盗墓贼掉下的",爷爷告诉过我,死者为大,这些陪葬品是绝对动不得的,所以,一看李全胜拿了那枚戒指,我心底不由得有些急了。

"你瞧你那德行,你到底是不是男人?怎么胆子比女人还小?"一脸鄙视的翻了翻白眼,李全胜将戒指塞到了裤兜里,随手又递给我一块暗红色的环形玉,说这个给我了。

红玉在手,入手处一片冰凉,就好像我此刻拿着的不是一块红玉,而是一块冰冷刺骨的寒冰。

我知道这肯定也是陪葬品,脑袋摇的就跟拨浪鼓一样,说啥都不要。

李全胜急了,朝我比了比他那双拳头,说我不拿不行,只有我拿了,才会给他保密。

我怕鬼,更怕李全胜,望着他那双大拳头,我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最后半推半就的接过了那块红玉。

说起来挺奇怪的,整整三年了,以前我俩上山的时候从未感觉到什么异常,可这次回来的时候,我总感觉后背凉飕飕的,暗地里好像有人盯着我一样,好几次我回头望了望,却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回到家的时候,天色已经完全黑了,爷爷上下打量了我几眼,问我怎么这么晚才回来,脸色还难看?

我今天的做法无疑是犯了爷爷的忌讳,我心里发虚,不敢告诉爷爷,随口说了句没事,便回屋去了。

也就是从这天开始,连着好几天,在梦中我都会梦到一个老太太朝我要东西,她的脸被那满头的白发遮住了,所以我看不清她的脸,只是觉得很恐怖。

被那个老太太折磨的,我晚上睡不好,白天更是没有精神,身体日益消瘦。

七天后的晚上,爷爷叫上我,说要带我去隔壁李大爷家吃饭,让我去屋里把他那瓶好酒拿上。

我前脚进屋,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,浑身的鸡皮疙瘩更是一下子窜了出来,后背不停地冒着冷汗。

汪汪汪!

这时,院子里的大黑一下子挣断了狗链,冲进屋里朝着我就是一通狂叫,唇边的獠牙都翻出来了。

不仅如此,大黑这一叫,连带着全村的鸡鸭猫狗全都跟着叫唤起来,完全不是平时的那种叫声,那声音听着就让人心悸。

"坏了!"

爷爷似乎想到了什么,连忙扯住大黑,朝我急道:"小龙,赶紧把门关上,屋里的灯全都关了,不管听到什么都别出来,我出去看看!"

我心里怕的要死,连忙将房门插上,并将屋子里的灯全都关上了。

爷爷前脚刚走,门后脚就被人敲响了,我不敢开门,从门缝里朝外看了看:

门外站着一个老太太,我看不清她的脸,只能隐约看到她身上的那一身已经糟烂的衣服。

夜幕中,老太太的眼睛泛着红光,死死的盯着我,那对儿猩红的眸子看的我浑身发毛。

我咽了口唾沫,不敢去看她的眼睛,只能硬着头皮问她找谁?

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一般,老太太根本不理会我,自顾自地念叨着:"你毁了我的家,拿走了我的东西,你们都得死!"

我的脑袋嗡的就是一下,眼前的这东西,是鬼!

没等反应过来,老太太伸出那干枯的胳膊朝着面前的房门猛然一抓,那扇足足10厘米厚的木门竟然被老太太就这么抓破了,两条枯树枝般的手臂透过木门,一把扣住了我的肩膀。

一股腐臭的味道直钻鼻子,我快被吓尿了,拼命地想要反抗,老太太的那双手却如同一双铁钳一般,饶是我用上了吃奶的力气,却根本动弹不得。

关键时刻,爷爷的声音猛然炸响,"大黑,上!"

大黑从黑暗中窜了出来,犹如一头饿狼一般,一下子扑到了老太太身上。

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响起,我直觉的肩膀一轻,抓着我的那两条手臂如同触电般的缩了回去,我喘着粗气,连忙打开了大门。

大门外,早就不见了老太太的影子,只有爷爷和李大爷还有不停咆哮着的大黑,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乡亲们也拎着刀枪棍棒围了过来。

爷爷黑着脸,大步走过来,不由分说就甩了我一个耳光,说这东西不会无缘无故的害人,让我必须把话说清楚了,到底怎么惹到那些东西了?

爷爷的目光好似一把刀子一般,看得我心慌,我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,更不敢隐瞒,只能把那件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关注微信:“润看团”runkanfang

更多激情小说等你来读回复书号309

读友们正在关注: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验证码 换一张
取 消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