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润看坊 >小说库 >都市 >

爱上坏坏女

更新时间:2019-06-16 17:06:40

完结

爱上坏坏女

来源:润看坊 作者:我不是菜刀 分类:都市 主角:我不是菜刀

毕业之后,去了一个全是女人的地方工作,简直了女子如花,囹圄待枯。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大学毕业后,待业。

有天晚上群里聊天,认识一个女的,聊的不错,想着出去开房,但是没想到对方大有来头。

我当时记得最清楚的是,进了宾馆看见床上放着一个婚纱,我问是谁的,那好看的女的说用来情趣的。

洗澡的时候被人家,被人家堵了,房间进来一个男的,是那好看女的未婚夫,把我揍了一顿。

女的叫小茹,因为男的有小三,特地出来钓鱼,气男的。

我傻逼兮兮的就成了那个挡箭牌。

挨揍回家后,心里很郁闷,不过后来那女的也算是报道了我,那年我们市公务员考试,我看女子监狱招一男的,就报了名,本来考试没进面试,但是后来考第一的那人说是作弊,我成绩是第四,往前顺延,进了面试。

面试的时候,主考官就是那个那天钓我的那个女的,因为腿很长,我给她取名是大长腿。

我当时不知道,后来才知道的,别人拿十几万买不过来的职位,因为那次大长腿让我挡了一次,就破格让我进了女子监狱。

好,期间发生了很多事,以后用到再说,背景交代完毕,我直接从开始进监狱开始说。

入职那天,我拿着红头文件还有学历各种东西来到市区监狱,打车去的时候,司机跟我说那个地方晦气,监狱本来就丧气,女子监狱更阴气大,让我探亲完赶紧出来,他可以等我,他不知道我是去入职的。

当时记得很清楚,监狱大门关的很严,我一开始敲那门卫玻璃的时候,里面的人直接拿枪指着我,我拿出那红头文件,里面的人才打了电话让人接我进去。

监狱守卫这道关,是最严格的一道关,基本上要是私进东西,过了这,基本上就能到女犯手里。

一般监狱职员是不走大门的,我第一次进去是被刘姐从旁边那侧门带进去的,要是有见过监狱的人应该知道,那侧门很小,就一个人通过。

刚去,那个刘姐对我态度很不好,就像是我欠她多少钱一样,不过后来我才知道,我顶了她一个亲戚进来,所以这狗日的才对我有这么大的怨念。

进门之后,第一件事是把手机留在门卫那了,正常情况下,监狱里是不允许带手机的。

我被带进去之后,对监狱里面的印象就是干净,荒凉,虽然是现代化的建筑,但是到处都是冷冰冰的,没人气,浑身发冷,憋的慌,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什么,后来问别人,有会算命的说,是里面阴气大,一般刚进去的人,都水土不服。

我被刘姐带到一个小屋里,当时就以为是办入职手续,可是进去之后,那个小屋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,那个刘姐直接跟我说,你把衣服脱了。

我当时说了一声啊?

那刘姐不耐烦骂我,你聋啊,让你把衣服先脱了,啊什么啊?

我当时有些不理解,问了声:"为什么?"那刘姐直接黑着脸给我说:"你是在质疑我么,你是在质疑上司对吧?你不想干可以走,现在就滚。"

当时肺都快被气炸了,差点摔门就走了,后来那刘姐说,这是规矩,都是为了检查进来的人有没有携带什么违禁品。

其实不光是犯人进监狱要检查, 反正我第一次入职时候,就被一个老女人扒着看了。

我把衣服脱了之后,她让我做了几个动作,反正就是看看有没有藏东西,没有之后,才让我穿衣服。

屈辱啊,当时我真感觉屈辱。

之后那刘姐带着我来到一个办公室,她让我等着,自己敲门,里面传来一个有些老的女声:"进来。"那个刘姐一进去,立马点头哈腰,语气腔调像是哈巴狗的哼哼:"张指导啊,咱们不是招了一个科员吗,今天来了,你见见吗?"

那个老女人的声音穿过打开的房门,传到我的耳朵里:"进来吧。"

我敲了敲门,走了进去,看见一个老女人,大概是40多岁,带着眼镜,短头发,穿着警服,正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,眼镜看着电脑屏幕。

听见我进来,她抬起头,冲我官方的笑了笑说:"小陈吧,坐坐,你看看小伙子长的真有精神头啊,一表人才,小刘啊,你先出去,去给小陈安排个宿舍吧,我跟小陈聊聊。"

那个小刘听见后,点头走了出去,那个指导员保养的不错,眼角稍微有些细纹,但是带着黑框眼镜,还有那岁月沉淀下来的气质,给人一个特别知性的感觉。

不过,我倒是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现象,心里扑通跳的厉害。

指导员一边站起来,一边对我说:"小陈啊,喝水吧,我是张指导员,你可以叫我张姐,有什么不懂的,都可以过来问我。"

我坐在沙发上,接过张指导员递过来一纸杯水,笑眯眯的说:"谢谢张姐。"

张指导员似乎是对我直接称呼她张姐有些惊讶,眼中闪过异样的神情,坐在电脑前,她也不看我,手放在鼠标前,一动一动,而她眼镜上反射出来的图像,让我有些异样的兴奋……

张指导简单的跟我聊了一些关于监狱里面的事情,还有我专业的事情,到了后来,她才说:

"小陈啊,咱们这监狱中少一位心理指导师,你也知道,女犯人常待在这里,心理总会出问题的,曾经招了几个女心理指导,但都干不了,这才招了你这一个男的,你啊,要好好努力,别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啊。"

她说这话的时候,正好有人敲门,门外姓刘的那女狱警说:"张指导,是我。"

张指导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,让那个刘姐进来,她走到我面前,我赶紧站起来,她不高,头顶到我鼻尖的位置,不过那胸倒是不小,撑的警服鼓鼓囊囊的,这就是熟妇吧。

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"小陈啊,一定要努力啊,我相信你行,这样吧,你先跟小刘去宿舍,安排好住的地方,再去办公室,有什么事一定要来找我啊。"说这话的时候,她手上的力度大了一些,胸前那鼓囊的东西有些摆动。

我看着张指导的脸,点头说好。

然后跟着刘姐出来,出门的时候,我在心里骂了一声骚货。为毛线我这么说,因为我刚才一进去,就从那张指导的眼镜片上看见反射的图像,居然是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肉体!这尼玛到底是有多寂寞,大白天的,居然在办公室里看毛片?

那张指导虽然跟我聊天的度把握的很好,但是眼里偶尔流出异样的光芒,让我心知肚明,这老女人八成是思春了!

都说这女子监狱里多么糜乱,我这才见了一个指导员,居然就遇到这事,有意思,这真他娘的有意思啊!

都说这三十如狼四十虎,看着这话一点不假啊。

我住的宿舍不知道在哪,跟着前面的刘姐走,期间路过一个用铁丝网围住的校场,那刘姐从前面对我说:"别往校场那边看啊。"

她要是不说,我还或许不看,这么说了,我肯定是要偷瞧了,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,这仔细一看,那被铁丝网围成的校场中,有几个穿着深颜色的衣服的人,仔细一看,我去,那不是女囚么!

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女囚,而且是在那类似于笼子里面看见的女囚,我看见她们,那些女囚也同样看见了我,就算是我不扭脸,她们也看见了我。

对于这些女犯人,我是比较好奇的,本想多偷瞧几眼,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我怎么也想不到了 

那校场上离我比较近的那些女犯人,居然嗷嗷叫着朝我跑过来,那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看见村里的那疯子跑一样,愣头愣脑的,嘴里还撕心裂肺的喊着:"男人,是男人!"

你们见过疯子或者神经病吗,或者说,你们见过动物园的笼子里的猴吗?

那些女犯人像是疯了一样,嗷嗷朝着我跑过来,跑的最快的那个已经到了铁丝墙边上了,她使劲从那铁丝的窟窿里赛出胳膊,那棉衣都被撸铁丝撸了上去,露出白花花的胳膊,疯狂的摇晃着胳膊:"男人,男人啊!"

更多的犯人都围了过来,有的学着第一个人把手伸出来,有的拽着铁丝网,哗哗的摇晃着,还有女犯人,直接手脚并用,开始爬那铁丝网。

我丝毫不怀疑,我现在要是落在她们手里,这些人会把我直接撕烂。

在我身边的刘姐冲着那些犯人喊道:"滚,发什么浪,看看你们这些贱货,见到男人就浪起来了,在叫唤,一人扣一分!"

我不知道这一分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概念,但是刚才还像是磕了春药一样的女犯人,听见要扣分,都不叫唤了,也不闹腾了,但是她们还眼睛红红的,看的我心里直发毛,虽然没了动静,但更像是暴风雨前面的宁静。

一开始不明白,为什么监狱里面那些女人会像是疯子一样,后来才知道,在那种环境里,不光是心里,生理,反正就像是一个正常人进了精神病医院一样,你感觉精神病医院够压抑了吧。

监狱更操蛋,女监狱,比男监狱还有疯。

话说当时刘姐又骂了一会,对着我说:"都是你害的,一个大老爷们,来什么女监狱,看看她们骚的!"

关注微信:“润看团”runkanfang

更多激情小说等你来读回复书号314

读友们正在关注: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验证码 换一张
取 消
暂无评论...